正文

    穿过篮球场的时候,李绍安一行只剩下了七人。

    这比李绍安想象中的损失还要大所以当篮球场附近的战斗结束,李绍安开始犹豫要不要放弃这次行动。

    关德厚看出了李绍安的心思,他说道“上了战场,能力已经排到了后边,气势才是最重要的如果每一次都回头,那我们就永远到不了目的地了。”

    关德厚的意思很明确,李绍安明白了,他说道“不过不管怎么说,我们都得保证至少四人以上抵达目的地。”

    关德厚点点头“这你放心,路会越走越直的”

    队伍人员的数量虽然减少了许多,却也同时让队伍的实战隐蔽性提高了不少。

    经过数日小心的摸索前进,最终李绍安带着其他四人来到了圆形建筑最底层的小屋外围,这比他预想中的情况要稍好一些。

    但要想顺利的穿过这片区域也没有那么容易。

    之前的种种虽然都不在记忆中,可是单从各种记录来看李绍安和关德厚曾多次来到这附近,但却没有一次成功的跨过这“最后”的十米天堑。

    “这十米距离最大的难点在于狙击手可是从咱们这里是看不到那些狙击手的具体位置的。”关德厚分析道,他在暗处指了指头顶的建筑结构道“而且我们目前也不确定到底有多少狙击手在瞄准这里,所以必须得有人牺牲。”

    听到牺牲,李绍安的眉头急跳。

    但关德厚手下几人却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其中一人更是直接笑道“那就按照老规矩来,石头剪刀布,谁赢了谁去”

    李绍安原本听着觉得这规矩太儿戏,但听到谁赢了谁去的时候又是一愣。

    “谁赢了谁去”

    关德厚几人笑笑没说。

    “来来来,赶紧的。”最先提议的人已经做好了准备。

    关德厚也把拳头藏在了身后,一脸笑意。

    李绍安这才回过味来,这些人可不是在开玩笑。

    “喂喂喂等等等等你们这是干嘛啊”

    其中一人一抬头,茫然道“不干嘛啊,排雷啊。”

    “排什么额不对你们这哎呀我们不应该商量个更稳妥更安全的办法吗”

    关德厚这时候开口了“那是你的工作,我们猜拳还要点时间呢,你就趁这机会好好想想吧。”

    说着关德厚就招呼几人开始猜拳了。

    李绍安也是拦不住了,只好退到一边开始琢磨。

    要说这十米距离如果五个人从不同的方位一起向前冲的话应该是很容易打乱敌人的部署完成跨越的,但问题是,这古怪的屋子是锁着的,如果不能第一时间打开这锁,他们还是回沦为敌人的靶子。

    想来想去,根本就没有靠谱的法子。

    李绍安皱起眉,摸了摸身上的防护装甲。

    这些东西都是路上从敌人身上扒来的尤其是他身上这件更是以两名队员的牺牲为代价换来的。

    当时那个全副武装的“铁狂徒”拎着喷火器冲进房间的时候,李绍安是真的绝望了。

    可关德厚等人却展现出一种遇强则强,毫不怯懦的战斗风格。

    当然,他们也不是全无头脑的硬冲,反而是将这个看着就难啃的硬骨头当成了玩具来戏耍,硬是在狭窄的房间内把它给生生玩死了。

    随后考虑到李绍安的各方面战斗素质不足,这套防护装甲就穿戴在了李绍安身上。

    这么一想,他才应该是最适合去趟雷的。

    但问题是他能坚持多久呢

    正想着呢,身后传来一声欢呼,和几声抱怨。

    “老大这不算你出慢了重来重来”

    “就是啊老大你明显就是有意的这不算,不带赖皮的”

    “你看见了谁看见了我赢了就是我赢了,这事谁也别想跟我抢。”关德厚嘿嘿嘿的笑的特别贼,完全不像是准备要去“送死”的样子。

    几人无语了,关德厚也开始换装备了。

    李绍安看了看,然后走过来说道“还有我呢。”

    关德厚一愣“啊什么你”

    李绍安笑了一下“咱俩还没分胜负呢,来来来,赢了我再说。”

    关德厚闻言却白了李绍安一眼道“你可拉倒吧你赢了不是白送死这事必须我去,何况你还不是我们这些老八班的人。”

    李绍安却道“那可不一定,我身上这套装甲厚实的很,你”

    “嘘”关德厚没等李绍安说完就一把将他来到暗处。

    李绍安反应也很快,立即摸出了武器。

    可是等了半天,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危险。

    “你”

    “砰”话音刚落,一声爆炸就在离他们不远处爆响。

    随后关德厚说道“好了,危险解除,现在你把装甲脱下来,我要干正事去了。”

    李绍安震惊的看着那个被炸成两截的敌人。

    按照刚才的位置,他已经摸到了李绍安背后,而李绍安居然没发现

    最终,关德厚还是如愿以偿的充当了排雷小能手。

    “我们最后再核对一下。”出发前,李绍安又叮嘱了一句。

    “恩。”

    “你有五秒钟时间穿过空地抵达小屋,随后我们会根据敌人的开火位置提供火力掩护,但是最多为你争取五到十秒的时间,你必须把握好,确定小屋的状态然后就立即回来”

    关德厚一一记下了,随后冲一旁的中年男人道“烟雾弹准备好了”

    “放心吧,绝对给它布个阵”

    关德厚嘿了一声,啪啪身上的装甲后说道“那行,呆会你们可得给我狠狠地打”

    “好”

    说着关德厚就冲了出去。

    他这边一离开掩体,四下里准备多时的队友就把烟雾弹扔了出去。

    这些烟雾弹散发的并不是普通的白色雾状烟尘,而是殷红色的,还闪烁着光点。

    这种特殊的烟雾弹不仅可以提供有效的视野遮蔽,还能屏蔽热源等其他穿透性侦测,从而大大提高隐蔽性和被隐蔽士兵的生命安全等级。

    然而即便是在这种全覆盖式的掩护下,关德厚才跑进空地一米,头顶就传来了两声枪响。

    分别从李绍安所在位置的头顶左右两侧传来。

    听到枪声的同时,红色的烟雾也被搅出涡旋。

    但通讯器里只有关德厚的喘息声,想来这两枪并没有打中他。

    不过还击还是要还击的。

    李绍安和其他四人分成两批轮流交替向上方开火,有了掩护之后,关德厚顺利的摸到了小屋旁。

    然而正如之前李绍安所担心的那样,这诡异的小屋是锁着的,而且不管关德厚是硬撞还是开枪都无法打开小屋的入口。

    尝试几次后,关德厚非常泄气,而这时头顶的狙击枪再次响起,随后只听关德厚闷哼一声,这一枪正中他的后背。

    听到闷哼,李绍安迅速对枪声响起的地方开火。

    压制了对方后,李绍安冲烟雾中喊道“快撤回来”

    关德厚挨了一枪踉跄了一步后开始向回跑。

    但刚跑出一步,又是一枪从一个非常刁钻的角度命中了他的脖子。

    虽然身上穿着全覆盖式的防护装甲,但这种装甲最脆弱的地方就是关节和脖子位置。

    这次关德厚连声音都没有发出,鼻子和嘴都涌出血来。

    可他没停,中了枪之后依然拼命向前跑。

    终于是在第三枪命中前撤回到掩体后边。

    “怎么样受伤了吗”李绍安急忙上前扶住关德厚。

    关德厚拉开面罩,跟着就一口血沫喷出来。

    他双目血红的捂着脖子,嘶声道“那门是锁上的进不去”

    李绍安现在根本不关心这些,他急忙喊来其他人帮关德厚把装甲卸了,同时取出镇痛剂给他打了一针。

    基本失去作战能力的关德厚抓住李绍安的手,让他贴近自己,跟着附耳小声道“撤回去吧这里是陷阱不是出口”

    李绍安强忍着心痛,把关德厚扶好了让他靠着墙壁,随后道“不能就这么放弃,你们准备给我提供掩护。”

    说着李绍安就要穿戴那装甲。

    可其他人哪里愿意。

    “不行,队长这事我们来更合适,你活着我们才有希望。”说话的是那个最先提议猜拳的男人。

    李绍安却摇头道“那扇门有古怪,你们去了也是白去,只有我看清楚它是什么构造,咱们才有希望,所以掩护的事就拜托你们了。”

    说着李绍安就把头盔戴上了。

    “这”几人有些为难,看向关德厚的时候。

    关德厚点了点头,嘶哑道“别吝啬子弹,跟我狠狠的打”

    几人明白了,这才上前帮助李绍安完成穿戴。

    穿戴完毕后,烟雾弹的红色烟尘也弥漫开来。

    随后李绍安深吸一口气,锁定了不远处的小屋位置,跟着就迈开步子向前冲去。

    他的速度比关德厚慢了不少。

    这边还没跑出去几步就中了一枪。

    好在这一枪只是跟李绍安的头盔擦了边。

    心有余悸的李绍安跑到小屋门前的时候,四下里的枪声也响了起来。

    而且这一次不仅有来自头顶的狙击枪声,周围也涌出许多新的敌人来。

    他们的火力非常凶猛,很快就将负责提供火力掩护的几人压缩到了非常窄小的区域内。

    这种窄小环境非常致命,所以当一颗热压手雷被扔进人群的时候,关德厚叹了一声,随后冲通讯器道“绍安全靠你了”

    进化之超越星辰
菲退役军官称可能仍将继续赴黄岩岛行程
秘鲁总理为部长强闯登机区推搡女员工致歉
甘肃山丹县煤矿作业平台侧翻10人坠落井下
环球时报:乌东部易帜难有克里米亚的运气
王聃:尸检报告远非瓜农死亡事件的终点
甘肃天祝县致伤49人纵火案嫌犯被判死缓
王三运当选甘肃省人大常委会主任
福州部分医院不堪被恶意套现叫停信用卡交费
网友呼吁制定空气清洁法案
视频:原南联盟总统米洛舍维奇在海牙监狱里死亡
环保法修正案草案令开征资源税争议明朗化
蛟龙号7000米级海试队凯旋
灾后重建学校医院抗震能力将高于当地设防要求
美防长吁强化美日同盟 称对钓鱼岛问题不持立场
胡德平称地方财政透明度还不够
记者暗访温州天上人间 公关称可带小姐出台
王石川:社会更需“准时下班文化”
燕云飞:谁来给“有医保”的被撞大爷圆谎?
甘肃天祝县信用社爆炸案疑犯曾用铁链锁住大门
药家鑫案捐款者起诉张显追问善款去向